中国青少年宫协会 CNYPA.ORG   登录系统 | 网络信息员登记 | 发布规范 | 网站使用手册 | 内刊征稿
 
关于举办全国青少年宫系统2017年党性教育培训班(第七期)的通知    关于积极开展“红领巾动感假日”夏令营活动的通知    2017年公开招聘拟录用人员公示    关于举办2017全国青少年宫系统击剑运动嘉年华活动的通知    关于调整中国宫协各专委会秘书处对接服务机构的通知    关于举办“赢在未来”第三届优秀夏(冬)令营暨研学旅行方案征集展示活动的启事    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2017年面试成绩和综合成绩公告    中国少年儿童发展服务中心(筹)2017年笔试成绩及进入面试人员名单公告    更多 >>
首页 > 社会教育 > 调查研究 > 正文
头条新闻 更多>>  
全国青少年宫系统2017年党性教…
习武尚德 传承武魂 —2017京…
傅振邦同志要求青少年宫暑期大…
“中国青少年广播影视网”战略…
中国青少年宫协会会长、秘书长…
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市长应勇到…
“情暖童心·手拉手共成长”爱…
落实《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中…
专题推荐 更多>>  
中西部民族地区青少年宫干部专题
全国青少年宫体育比赛专题
共青团周末剧场
调查研究  
中国教育报:部分城市少年宫现状调查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4-03-01

  《中国教育报》编者的话:目前在我国,以少年宫、青少年活动中心等为主的公办校外教育模式,已经走过了60多年的发展历程,逐步形成了一个遍及各地的公办校外教育网络。但是,伴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部分城市的少年宫开始出现乱招生、乱办班,甚至乱收费等种种乱象。

  造成少年宫出现的乱象有哪些?其根源在哪里?少年宫的现状到底如何?如何让少年宫走上健康有序的发展轨道?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近日组织多名记者,分赴北京、南京、长沙、成都、乌鲁木齐等地的少年宫进行了深入的采访调查,将分上、下篇推出深度调查报道。敬请关注。


  少年宫三问——部分城市少年宫现状调查(上)

  2月23日早上6点多,虽是星期天,北京房山区的李艳梅(化名)还是让儿子张岩(化名)赶快起床,尽早到北京市少年宫办理英语辅导班注册缴费手续,“早起的鸟儿才能抢到食,1月18日报名那天,要不是去得早,就抢不到名额了”。

  “名额抢完了,当天我们外语俱乐部所有英语班都报满了,要报名的话,就得等我们今年开秋季班的时候,记着要早点来,不然又抢不到了。”2月19日,北京市少年宫外语俱乐部一位英语教师告诉记者,今年报名首日,近万人将伸缩门挤成了“麻花”。

  少年宫学科类辅导班招生如此火爆,显然是对其功能定位的严重扭曲。记者在部分城市调查发现,一些地方的少年宫存在问题还有很多,比如违规办各种以升学为导向的竞赛班,为择校热推波助澜;收费标准不一,随意收费;违规举办学前班,甚至违背功能定位自办幼儿园、出租场地给社会培训机构等。

  办兴趣班还是学科辅导班?

  作为政府投资兴建的公益性机构和校外教育的重要场所,少年宫应以举办兴趣类、实践类活动为主,不主动办学科类辅导班。但记者在各地少年宫采访调查时却发现,少年宫办学科辅导班的现象比较普遍。

  在北京市大兴区少年宫,记者在2014年春季班招生材料上看到,这里开设了针对三至六年级小学生的写作、作文课程;数学方面,开设了奥数课程,教学内容分别为三、五、六年级数学奥数教材;英语方面,开设了分别针对一至六年级小学生的剑桥英语、外教口语系列课程。另外,还有针对3至5岁和一至三年级小学生的派乐多英语、剑桥英语系列课程等。

  记者在北京市西城区、海淀区、朝阳区、昌平区、丰台区、门头沟区、密云县、延庆县的少年宫采访时,发现这些区县的少年宫都不同程度存在办学科类辅导班的现象。朝阳区少年宫一位教师告诉记者,2013年仍在开办的语文类辅导班和奥数辅导班今年将停办,但英语类辅导课程将继续举办。

  “信息学奥赛本是选拔人才的通道,但目前已成为部分少年宫赚钱的‘好生意’。”近日,有知情人向记者举报,北京某区少年宫利用其是区中小学生信息学奥赛承办方,且部分任课教师参与出题的便利,开办专门辅导班创收,部分出题教师还在家中为学生进行一对一收费辅导。

  知情人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份该区少年宫信息学奥赛课程的招生简章。记者看到,该招生简章是由该区少年宫教务处在2013年7月印发的。招生简章称,北京市中小学生信息学奥赛是由北京市教委、北京市科协主办,区少年宫承办,并宣称绝大多数学员通过学习,都能达到参赛能力;全部课程学完后,可参加2014年9月举行的区中小学生信息学奥赛,及2014年11月举行的北京市中小学生信息学奥赛。

  除了举办学科类辅导班、竞赛班外,一些地方的少年宫还把目光投向幼儿教育,开设学前写字、幼小衔接等兴趣班。在南京市少年宫采访时,记者在一张名为“小财神珠心算与幼小衔接班2014年春季招生表”上看到,从周三到周日,这里分别开设了汉语拼音、珠心算、学前写字、幼小衔接等多种兴趣班,2月21日开学。截至2月23日,30个班已有11个班报满。

  2月22日,记者来到位于成都市顺城大街的成都市青少年宫。这里是本部,也被称为培训部,下面又分别开设有舞蹈学校、美术学校、文化学校、体育学校。记者了解到,文化学校开设的许多课程都与学校的课程相同,比如语文、数学、英语,有的课程命名为“数学英豪班”。记者一打听,原来就是给学生办的奥数班,都是班里成绩很好的孩子参加。

  针对少年宫存在的乱办学科辅导班问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规范少年宫办班行为不能只靠一纸禁令,而是要从问题产生的根源着手。一些少年宫之所以开办学科辅导班、竞赛班,就是因为对自身存在价值认识不清,对其应服务青少年成长的内容方向理解有误,未能坚持公益性,而追求功利化。

  办班收费的标准谁来定?

  早在2006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校外活动场所建设和管理工作的意见》中就指出,由各级政府投资建设的青少年宫、少年宫、青少年学生活动中心、儿童活动中心、科技馆等场所,是公益性事业单位,“要始终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切实把公益性原则落到实处”。

  但记者在调查中却发现,许多地方的少年宫不同程度地存在收费高、收费标准不一的情形。记者在南京市鼓楼区少年宫采访时了解到,该少年宫兴趣班的主办方竟然是小银星艺术团,这是优漫卡通卫视频道下属的一个演出及培训机构。原来,小银星艺术团是租用这里的地方来办培训班。

  在乌鲁木齐市少年宫大厅里,记者在公告栏上看到,这里共办各类兴趣培训班39个,如儿童绘画班,招收5岁的孩子,一个班25人,每周六上午10点至11点40分上课,学费标准为400元。除了儿童绘画班,这里还开设有国画、儿童绘画启蒙、漫画、毛笔书法等培训班。这些培训班收费标准高低不等,最低的400元,价格最高的街舞培训班半年收费1880元。

  在二楼的8间综合教室,记者看到每间教室都在上课,每个班有两位教师,每间教室正对着一间寝室,这是供学前班孩子中午午休用的。记者了解到,这些学前班周一到周五上课,从上午9点半到下午5点半。一位前来接孩子的女士告诉记者,这里的学前班每学期收费4900元,另加收1000多元的管理费,上4个月课。

  据乌鲁木齐市少年宫办公室王主任介绍,乌鲁木齐市少年宫是乌鲁木齐团市委下属事业单位,有教职员工30多人,基本运行费用由市财政拨付,和学校一样,属于差额拨款单位。王主任告诉记者,少年宫办的学前班和培训班所收费用标准均经过市发改委审批,所收费用均上缴财政,实现收支两条线管理。

  2月23日晚上约6点半,记者来到南京市青少年宫。在一间教室外,挤满了围观的家长,大家都透过教室中间的玻璃墙观看上课的情景。一位60多岁的老师傅告诉记者,孩子们正在上“美乐蒂外教”课,授课内容是英语会话。由于是外教亲自授课,价格自然要比其他班贵些,每周一次课,每学期收费1000元。

  在长沙市某区少年宫,记者看到,在该区少年宫逸夫科技楼门口,摆着“2014年春季艺术类培训招生简章”,培训项目为声乐、器乐、舞蹈、书法、美术、小主持人。开课时间为2月14日到6月28日,每周一次,每次90分钟,根据课程不同,收费在600元至2400元不等。

  少年宫办班应当如何收费?收费标准到底由谁来定?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各地少年宫办班收费标准大多由当地的发改委和物价部门来认定,但是,各地少年宫不同程度存在没有严格按标准收费的现象。 

(作者:蔡继乐 蒋夫尔 刘磊 阳锡叶 曹曦 刘盾  来源:中国教育报)


  “把脉”少年宫——部分城市少年宫现状调查(下)


  ■少年宫这样的公共机构有必要引入和借鉴全面质量管理模式,推进标准化操作、提升科学管理水平、不断提高机构效能。 

  ■少年宫等公办校外教育机构应发挥学校所不具备的特色优势,在促进学生发展的多样性和差异性的实现路径上,进行合作和互补。 

  一些地方的少年宫出现的种种乱象,其根源在哪里?当前我国少年宫的发展面临什么样的难题?如何让少年宫回归本位,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走上健康有序的发展轨道?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一些长期从事少年宫研究的专家学者等,请他们为少年宫的持续健康发展“把脉”。 

  加大政府投入扶持力度,确保少年宫的公益性 

  戢广南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社科联研究员,也是自治区文史研究馆的馆员。谈及目前少年宫招生、办班出现的乱象,长期关注少年宫发展的戢广南说,少年宫的公益性是必须要坚持的,这是由少年宫的功能和属性所决定的。“但是,一直以来,一些地方的少年宫收费办班,为少数人和有钱人服务,公益性渐渐削弱。”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康丽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以少年宫为主体的公办校外教育机构,一直由政府出资兴建,投入运行经费,但由于部分地区对校外教育不够重视,投入不足,以至于一些地区的少年宫存在出租场馆、开展以赢利为目的的培训等情况。” 

  “无论如何,以少年宫为主的公办校外教育机构都要坚持公益性原则。”康丽颖表示,一方面需要政府在财政方面加大扶持力度,另一方面少年宫等公办校外教育机构也要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第一位。 

  不过,康丽颖认为,要把公益性和免费区分开来,“按国家相关规定,对确需集中食宿和使用消耗品的集体活动,以及特专长培训项目,经当地财政和物价部门核准后,可以收取成本费用。” 

  康丽颖提出,政府主办少年宫至少应该包括五种形式:一是政府直接出资兴建场馆;二是政府出资购买校外教育服务和校外教育活动产品;三是政府实施项目招标,投资校外教育活动;四是政府出台相应政策,鼓励社会力量出资兴办校外教育活动场所,投资校外教育;五是政府委托民间机构,采取项目资质审核制度,划拨经费,间接投资校外教育活动。 

  对于记者提出的如何才能确保少年宫的公益性的问题,戢广南认为,需要做好两方面的工作:一是全额纳入政府公共财政管理,“政府埋单”才能体现公益性。二是做好经费使用的公开,加强社会监督。 

  中国青少年发展研究院院长陆士桢说:“少年宫还有一个功能是大家所忽视的。现在,社会上存在着很严重的儿童福利发展障碍现象,如在中西部地区,儿童义务教育阶段辍学,主要的原因是厌学、学习困难。但是,针对这部分孩子,几乎没有任何机构来管,少年宫完全可以承担这部分职能。” 

  理顺管理体制,发挥好校外教育主阵地作用 

  对目前少年宫存在的种种乱象,陆士桢分析认为,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管理体制的问题,教育部门、妇联、团委下面都有少年宫,多头管理、责任不清,国家公共财政对少年宫的投入、支持明显不足;二是整个社会对孩子成才的急功近利的追求,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少年宫把重点放在办以升学为指向的学科类辅导班上。 

  对此,康丽颖非常认同,她说:“隶属关系不同,财政拨款渠道也不一致,这就造成各家公办校外教育机构由于‘娘家’不同,有的富、有的穷。”在康丽颖看来,多头管理的体制造成了少年宫等公办校外教育机构功能定位的先天性缺陷。 

  据记者采访调查了解,为了解决多头管理问题,相关部门早就协调成立了全国青少年校外教育工作联席会议。“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很多地区的青少年校外教育工作联席会议制度流于形式,甚至名存实亡。”康丽颖说。她建议,现阶段各地区应履行好青少年校外教育工作联席会议制度,但从长远来看,国家相关部门要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 

  戢广南也认为,如今的少年宫管理体制复杂,并一直沿用几十年的传统管理方式,主要是行政化管理,“这显然无法适应时代发展需要,而且少年宫的管理很松散,基本以开培训班和学前班为主,一些公益性主题活动没有得到有效开展。” 

  因此,戢广南建议,应该创新少年宫的管理体制。“少年宫这样的公共机构有必要引入和借鉴全面质量管理模式,推进标准化操作、提升科学管理水平、不断提高机构效能。关键是要对这样的公共机构进行绩效考核,引入第三方评价,而不是仅仅由上级评价,或者自我评价。”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些地方早就开始进行了校外教育的管理创新与实践。比如,2013年,北京市教委将北京市少年宫、北京市青少年科技馆和北京教学植物园重组,成立北京学生活动管理中心。 

  “这是一个隶属于北京市教委的市级校外教育机构。”北京学生活动管理中心党委书记张萍告诉记者,“市教委赋予中心管理全市中小学市级体育、艺术、科技活动和优秀学生团队的职能。这是少年宫面向全市中小学生开展活动的重要抓手。目前,中心每年开展的活动项目有近百项。” 

  同时,北京市教委还将学生课外活动平台“社会大课堂”也交由北京学生活动管理中心负责日常管理。记者了解到,“社会大课堂”是2008年北京市财政投资搭建的市级资源平台,目前已集纳千余家资源单位,面向中小学学生免费或优惠开放。此举惠及北京市2000余所中小学的100多万名学生。 

  加强与学校教育有效衔接,消除同质化和“两张皮” 

  少年宫作为校外教育的重要阵地,他们与学校教育的关系如何?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少年宫与学校教育的关系中存在两种情形:一是不少地方的少年宫与学校教育出现同质化现象;二是少年宫与学校教育相互毫无关联,各干各的,缺乏有效衔接。 

  对此,北京市校外教育教科研顾问、原北京市东城区少年宫副主任石宝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少年宫不应承担学校教育能够承担的功能,不然就属于越位。学科辅导班、竞赛辅导班已被明令禁止,而少年宫开办幼儿园更是直接涉足学校教育,应当禁止。” 

  说到少年宫与学校教育同质化的现象,康丽颖不无忧虑地说,目前,不少地方的少年宫等公办校外教育机构通过举办各种学科培训,消除学校教育与校外教育的差异,向学校教育靠拢,这样做有悖于校外教育机构的定位与追求。 

  那么,以少年宫为重要阵地的校外教育到底如何与学校教育区别开来?康丽颖表示,少年宫等公办校外教育机构应发挥学校所不具备的特色优势,在促进学生发展的多样性和差异性的实现路径上,进行合作和互补,“只有这样,少年宫才能保持公办校外教育机构的主体地位,才能与学校教育进行很好的衔接。” 

  对于具体做法,康丽颖建议,在活动方式上,少年宫等公办校外教育机构不应采用学校教育的班级授课方式,而应采取群众性活动方式,通过社团活动、小组活动和个人活动等方式开展学习和实践活动。同时,在活动内容上也要有所不同,少年宫等公办校外教育机构不应像学校教育那样统一标准,用一把尺子衡量所有学员,而应尊重学员的差异化,强调多元化发展。 

  康丽颖还建议,大中城市的中心少年宫要充分发挥示范带动、人才培养、服务指导的功能,城区和县市的少年宫要充分发挥普及推广、兴趣培养、体验实践的功能。 

  谈到少年宫如何与学校教育有效衔接的问题,石宝泉说:“核心是要发挥各自的功能,学校有学校的功能,少年宫有少年宫的作用,两者无法相互替代,有效衔接的关键是明确各自功能,建立有效运行的机制。” 

  石宝泉还提出四点建议:一是在机制上,各地可以将本区域的中小学生文艺汇演办公室、科技教育办公室、艺术节办公室、少年艺术学院、少年科学院等设在少年宫;二是在少年宫设立校外教育的研究室,使少年宫成为评价学校校外活动、课外活动的重要成员;三是在少年宫设立少先队总队部,设立少先队总辅导员;四是将少年宫的兴趣爱好者俱乐部在学校设立分部,充分发挥少年宫指导中心的作用。 

  他举例说,北京市东城区少先队总队部设在少年宫,少先队工作部部长兼任全区少先队总辅导员,加强了少年宫与各学校之间的联系与互动。另外,东城区还依托包括少年宫系统在内的社会教育资源探索实施学生“双学籍”管理制度,即在学生原有的电子学籍的基础上,为学生建立“文艺、科技、体育”的第二学籍。东城区教委一位工作人员说,第二学籍实际是综合素质学籍,将为学生的特长培养方向提供有效依据。

    (本文采写:见习记者 刘盾 记者 李凌 蒋夫尔 施剑松 稿件统筹:记者 蔡继乐)

 
返回到顶部
相关网站
更多>>
共青团中央 | 中央文明办 | 教育部 | 文化部 | 全国妇联 | 中国科协 |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 国家体育总局 | 中国少年先锋队 | 中国少先队事业发展中心 |
友情链接
更多>>
中国校外教育网 | 中国青年志愿者网 | 中国青少年广播网 | 中国儿童网 |
关于我们  |  会员服务  |  加入协会  |  联系我们
中国青少年宫协会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17336号-3
电话:010-68412893 传真:010-67010165 电子邮箱:zggxhyb@126.com
地址:北京前门东大街10号团中央南楼506室 邮政编码:100005